首頁 > 各界新聞 > 焦點

秦嶺 統領東西和南北

2019-07-16 08:26:13來源:陜西日報
  
  
  
  

  晨霧中的秦嶺。 記者 韓秀峰攝

  秦嶺是一座地理山,為中國南方和北方的地理分界線、長江與黃河的分水嶺。

  秦嶺是一座生態山,被譽為野生動物植物的“天然基因庫”、中國的“中央水塔”。

  秦嶺是一座歷史山,縱橫三千里,上下五千年,見證著周秦漢唐的絕代芳華。

  秦嶺是一座文化山,那飽經歲月滄桑的褶皺里,蘊含著中華民族最深邃的文化基因,系中華文明的根脈所在。

  秦嶺更是一座父親山,以其偉岸挺拔的身軀,護佑著一代又一代華夏兒女,成為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的精神家園。

  提攜黃河長江,統領中國東西南北,這里就是秦嶺。在努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今天,我們走進美麗秦嶺,要探尋的不僅是它的起源與過往,更是新時代中華民族的綠色發展之路、生態文明之路。

  位于甘肅省天水市境內的齊壽山海拔高度1951米,其山脈以東秦嶺的海拔高度逐漸抬升。記者 趙晨攝

  從海底升起的“中央山脈”

  打開中國地理版圖,放眼望去,全長1600余公里的秦嶺,宛若一條東方巨龍,雄踞華夏中央。它頭枕青藏高原,伸左臂抱黃土高原,張右臂擁巴蜀荊楚之地,與四川盆地、云貴高原連接,腳連華北平原、江漢平原。它統領中國的東西與南北,并將中國地勢“三級階梯”環環相扣在一起,成為中國的地理標識。

  6月25日,陜西自然博物館里,一群孩子隔著展柜的玻璃,好奇地打量著從陜西嵐皋出土的寒武紀三葉蟲化石,清亮的眸子穿越以億年為單位的時空光輪,探求發生在遙遠歲月里那神秘莫測的故事。

  化石是滄海桑田的“見證者”。“4億年前,秦嶺所在地還是煙波浩渺的古秦嶺洋。4億—2億年前,洋盆關閉,華北板塊和揚子板塊碰撞,發生褶皺變形,逐步形成山脈和中國大陸主體。而后,經歷地球內部力量的推動和風力、降水、冰川等侵蝕,秦嶺的地貌才被塑造成我們今天看到的模樣。”西北大學地質學系教授董云鵬介紹。

  董云鵬表示,地球內部作用驅動山脈不斷隆升,使得地表不斷抬升,在抬升過程中改變氣候環境,繼而導致中國南北方在地理、生態乃至經濟、文化等方面產生巨大差異。比如,正因為秦嶺龐大而綿長的身軀阻斷了南北氣流,才有了南雨北雪、南船北馬以及南方人柔情似水、北方人秉性豪放等一系列自然、歷史和人文差異。

  閑云潭影日悠悠,物換星移幾度秋。我們腳下的秦嶺至今仍在不斷隆升。據測算,海拔為3771.2米的秦嶺第一高峰太白山,平均每年抬升約10毫米。

  董云鵬教授每年都會帶領學生赴秦嶺進行地質考察,其中秦嶺七十二峪則是繞不開的地方。秦嶺七十二峪山高溝深,直切秦嶺分水嶺,山間細流匯聚成河奔涌出山,成為關中重要的水資源,灌溉滋養八百里秦川。對于古代帝王將相而言,秦嶺七十二峪是避暑休閑勝地;對于文人墨客而言,秦嶺七十二峪是尋幽詠懷之所;對于僧侶隱士而言,秦嶺七十二峪是修身養性之地;而對于董云鵬及他的學生而言,秦嶺七十二峪則是自然天成的地質課堂。

  “睎秦嶺,睋北阜,挾灃灞,據龍首。”陜西省林業局局長黨雙忍在考據了諸多歷史文獻后認為,“秦嶺”一詞最早出自班固的《西都賦》,在此之前,則被稱為“南山”或“終南山”。“如月之恒,如日之升。如南山之壽,不騫不崩。”《詩經·小雅·天保》中的“南山”即指秦嶺。近代以降,在科考地理著述中,“秦嶺”的出現逐漸多于“南山”,遂成為這座巨大山脈的正式學名。

  太白山大爺海,湖面海拔3590米,是典型的冰斗湖泊。記者 趙晨攝

  中國的“生態寶庫”

  秦嶺是中國“生態寶庫”,作為秦嶺海拔最高峰,太白山又是秦嶺的生態標本。6月24日,記者驅車來到橫臥陜西省眉縣、太白縣和周至縣三縣交界處的太白山,一路探尋中國南北的分水嶺。

  蓮花峰瀉出萬丈泉,如白練倚壁,神清氣爽之余繼續前行幾百米,便到了三國古棧道。入口處的石壁上雕刻著唐代大詩人李白《蜀道難》中的詩句“西當太白有鳥道,可以橫絕峨眉巔。”眼前的棧道是褒斜道的一個側翼,系三國鼎立時期劉備聽從手下謀士建議而修建的。踏上全長1100米的古棧道,一側山石上的青苔清晰可見,秀麗處賞心悅目,險要處驚心動魄。

  行至潑墨山,壁立千仞,而山體上一道道黑色痕跡如墨跡未干。相傳李白到此觸景生情,臥石暢飲太白美酒,喟嘆出“舉目山水皆是景,詩到多時苦難吟。拋筆飛硯入云端,留下千古潑墨痕”的詩句。按照科學的解釋,由于山體受到雨水的沖刷,巖石、土壤中含有的礦物質被大量溶解,天長日久,氧化鐵、氧化錳等黑色物質沉積在巖石表面,才形成了濃墨淋漓的奇景。

  一日歷四季,十里不同天。記者沿山路盤旋而上,越前行,越覺得冷意綿綿。復觀道路兩側的林木,葉片由寬而大變得窄而小。山下30攝氏度,到了海拔3000多米處,氣溫驟降到9攝氏度,游客紛紛將薄襯衫換成了棉外套。

  “太白山的垂直高差比較大,形成了暖溫帶—溫帶—寒溫帶—亞寒帶—寒帶五個氣候帶。”太白山旅游區管理委員會的工作人員梁超表示,太白山的高海拔跨度和特殊的地理位置,造就了它的植物分布帶呈垂直帶譜。從山腳到山頂依次可以欣賞到落葉闊葉林帶、紅樺林帶、冷杉林帶、落葉松林帶以及高山草甸帶五個植物景觀林帶的自然風光。因此,太白山乃至秦嶺是南北方生物多樣性的微觀體,也是全球生物多樣性保護的關鍵地區之一。

  梁超告訴記者,6月23日,中國世界遺產潛力區秦嶺(太白山)資源科考會議在太白山腳下舉辦。與會專家紛紛表示,秦嶺(太白山)要加快申報世界自然遺產,推動秦嶺保護邁向世界級。

  站在海拔3511米的“天圓地方”,只見“神州南北界,華夏分水嶺”的石碑巍然矗立。有人說,在這里灑一杯水,一半流入長江,另一半則會流入黃河,所以有“雙腳踏南北,江河自分流”之說。“山下軍行,不得鼓角,鼓角則疾風雨至”在太白山一帶流傳。這一近乎神話的說法體現了高山氣候的瞬息萬變。

  太白山生態奇特,博大恢宏。相傳姜子牙在此封神拔仙,蘇軾在此撰文祈雨,孫思邈在此嘗遍百草,鬼谷子在此面壁頓悟。太白山“重巒俯渭水,碧嶂插瑤天”的氣勢,是漢唐雄風式的山水風格,歷經千秋萬代形成的林風山骨,在世人心目中是崇高品德、堅強意志的象征。此次太白山之行,對于記者來說,不僅是一次地理標識的探尋之旅,更完成了心靈的洗禮、精神的升華、境界的超越。

  終南山,西安的“后花園”。 記者 趙晨攝

  中華文明生生不息的根脈

  6月26日,在藍田縣華胥鎮宋家村人民調解委員會主任李惠安的帶領下,記者來到位于秦嶺腳下的“古華胥國”遺址。推開銹跡斑斑的大門,一面寫著“五千年始祖母肇娠此地”的墻壁赫然映入眼簾。復往深處,只見一塊明代知縣解梁石鐫刻的碑石,正中刻著“古華胥國”四個大字,左右兩側上方分別刻有“黃帝夢游、伏羲肇娠”的字樣。

  李惠安介紹,華胥氏是中華民族圣母。從兒時記事起,村民們就有祭祀華胥氏的傳統,當地還流傳著黃帝夢游古華胥國的美談。《列子》一書記載此事:“(黃帝)晝寢,而夢游于華胥氏之國。華胥氏之國在弇州之西,臺州之北,不知斯(離)齊國幾千萬里。蓋非舟車足力之所及,神游而已。”

  從舊石器時代到新石器時代,從仰韶文化到遠古神話;從華胥氏到伏羲氏、女媧氏,再到神農氏、軒轅氏;從夏商周到秦漢唐,從華胥、華山到華夏、中華,從漢水、漢江到漢族、漢字……中華文明生生不息的根脈,源于斯,立于斯,盛于斯。著名文化學者肖云儒認為,秦嶺如同一塊天幕,八百里秦川就是上半部中國史的主舞臺。大幕開啟,悲歡離合興衰榮辱遂鳴鑼開演。

  翻閱上半部中國史,儒釋道的融合堪稱濃墨重彩,已成為中華傳統文化的精髓。綿綿秦嶺,溝深林密,青煙裊裊,玄意重重。從山頂到山下,聚集了儒釋道三教百余座廟宇、道觀、道場。“秦嶺可稱得上古代中國的文庫,主要體現在‘生華’‘ 萌易’‘ 布道’‘ 立儒’‘ 融佛’等五個方面。”肖云儒表示。

  華山是秦嶺的支脈,華山之“華”,即華胥氏之“華”,華夏之“華”,中華之“華”,華人之“華”。如果以大山特性而言,華夏文明完全可稱之為“秦嶺文明”。

  老子五千言《道德經》,成就于秦嶺腳下的樓觀臺。

  一代雄主漢武帝在長安“罷黜百家,獨尊儒術”,奠定了儒家在中國古代思想以及國家治理中的“正統”地位。在兩漢之際,印度佛教傳入中國,經過以秦嶺為根脈的佛教“中國化”,印度佛教最終融入中國文化,甚至在唐代成就“一片白云遮不住,滿山紅葉盡為僧”的鼎盛場景。中國佛教八大祖庭,其中六大祖庭在終南山下。

  中華文化,素有“和合”基因。秦嶺——這條挺立在中國內陸腹地的莽莽山嶺,對中國傳統文明和漢文化的生成與培植,對以關中和中原為中心的中國傳統文化精神與秩序的建立、確認意義非凡。有學者指出,如果沒有秦嶺,就很難完整詮釋華夏文明和傳統文化發生、聚合、成長、衍變的軌跡。秦嶺不僅是周秦漢唐的屏障和臂膀,也參與著中華兒女精神的成長和塑造:周人的重禮崇德、秦人的氣概膽魄、漢人的儒雅之風、唐人的雍容氣度,在秦嶺懷抱中匯聚交融,形成了氣勢恢宏、自信包容、拼搏上進的民族精神以及中華文明歷久彌新的蓬勃生命力。(記者 康傳義 見習記者 趙楊博)

責任編輯: 陳晶 關鍵字:秦嶺 文化 生態文明
分享到:
港澳资讯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