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家族中第一個本科生

2019-07-08 08:47:14  來源:各界新聞網-各界導報  


[摘要]祖父生在舊中國,豫西南偏遠農村的一個小村莊。20世紀初,豫西南農村連年大旱,莊稼連年歉收,剝樹皮,挖草根,剜野菜,為填飽肚皮,曾祖父恨不得上天三丈、掘地三尺為一家老小尋找可以吃的東西。正值求知欲最強年齡的祖父與學堂無緣,只有依靠給地主家放羊掙點油鹽錢。十三歲那年,祖父隨本家的一位大叔逃荒到陜西柞水謀生。...

  □ 時賀新

  祖父生在舊中國,豫西南偏遠農村的一個小村莊。20世紀初,豫西南農村連年大旱,莊稼連年歉收,剝樹皮,挖草根,剜野菜,為填飽肚皮,曾祖父恨不得上天三丈、掘地三尺為一家老小尋找可以吃的東西。正值求知欲最強年齡的祖父與學堂無緣,只有依靠給地主家放羊掙點油鹽錢。十三歲那年,祖父隨本家的一位大叔逃荒到陜西柞水謀生。

  新中國成立時,祖父已定居柞水十余年。當時的中小學校在山城比解放前的私塾多了一倍,最關鍵的是學費不貴。到了上小學年紀,父親兄弟三人先后被祖父毫不遲疑地送進了師資較好的城關小學。無論農活再忙再累,祖父均不允許兒子們向老師請假回家幫忙。父親剛滿九周歲時,祖母因深夜突發的山洪意外去世。在既當爹又當媽的艱苦歲月里,祖父未聽從他人讓兒子們退學以減輕家庭負擔的勸說,咬緊牙關,想盡一切辦法開源節流供兒子們相繼完成了中學學業。父親語文特別好,后被鄉初中聘為民辦教師。三叔頭腦靈活,待人實誠隨和,改革開放初期就被任命為縣副食品公司的經理。

  父親三兄弟先后成家,我們姊妹陸續出生。幼兒園、小學、初中,我們魚貫而進,又魚貫而出。十個指頭有長短,五姊妹中,堂姐是學習成績最好的,在全縣也是名列前茅。1996年初夏,堂姐迎來了燙金的省農校錄取通知書。

  在中專生包分配的年代,考上了中專,堂姐就成了吃皇糧的干部,左鄰右舍羨慕不已。你姐考上了中專咧,你難道不眼熱、心動?恨鐵不成鋼的父親手指戳著我的腦門兒責問。我是姊妹中年齡最小的,也是學習成績最不中的。農村初中,每年能考上中專或縣中的不過一兩人。我成績平平,每門功課不超80分,考取中專或重點高中,無異于天方夜譚。

  1999年6月末,我初中畢業了。父親有意讓我到一所農村高中繼續念書。學習底子太薄,高中混上三年回來還是“修理”地球,還不如早早去打工掙錢。正當我鼓足勇氣,欲向父親攤牌時,一則消息改變了我的人生走向。

  去縣城開會回到家的父親,喜滋滋地告訴了我一大新聞:自1999年開始,大學錄取率將較往年大幅提高。大學擴招,給更多的普通學生打開了一扇提高綜合素質與獲取一技之長的大門,也給了我這個農村娃一次追逐夢想的機會。父親反復研讀了大學擴招政策,鼓勵我放棄自卑,重塑自信。

  那年初秋,我放棄了去深圳打工的念頭,自信滿滿去農村高中報到。高中三年,我晚睡早起,抓緊一切時間奮發學習。2002年9月,我被西安一所大專錄取。讀大專時,我以高中時的苦行僧模式,一手緊抓公共必修課,一手緊抓法律專業課,順利通過全省在校生專升本考試,被延安大學錄取。考取本科,夢想成真,為參加公務員考試、司法考試獲得了“準考證”。2008年元旦,憑借五年大學的知識積累與融會貫通,綜合能力由量到質的蝶變,我如愿成為一名法院干部。

  回眸往事,飲水思源。我們堂兄妹五人,兩中專、兩大專、一本科,這是祖父在世時想都不敢想的。感謝新中國成立以來黨和政府的教育方針與政策,令我的父輩望子成才美夢成真。

編輯: 羅亞秀

相關熱詞: 祖父 大學 農村
分享到:

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本網只是轉載,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、稿酬問題,請及時聯系我們。電話:029-63903870

本網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等,版權均屬各界新聞網所有,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或其他方式復制發表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各界新聞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 2006-2020 gjnew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備案號:陜ICP備13008241號-1
港澳资讯网站